今天是: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
首页 | 资讯 | 聚焦 | 社会 | 法治 | 透视 | 反腐 | 咨询 | 公益 | 旅游 | 维权 | 案例 | 关注 | 说法 | 财经 | 万象 | 广告
民生 | 环保 | 安全 | 教育 | 医疗 | 保健 | 房产 | 科技 | 人物 | 时评 | 来信 | 视点 | 论坛 | 书画 | 文化 | 文史 | 访谈
祝全世界劳动者节日愉快
网站公告: ·祝全世界的儿童们节日快乐 ·祝全世界劳动者节日快乐 ·祝全国人民元宵节快乐,阖家团圆。 ·祝全国人民中秋节快乐 ·热烈祝贺“2015·北京人权论坛”开幕 ·祝全国的教师们节日快乐 ·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 ·祝全国人民端午节快乐 ·祝全国人民春节快乐 ·祝全国人民新年快乐   今日天气: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史 > 内容  

豫西山乡古镇杜店村

发布日期:2018/6/24  查看次数:8847 来源:河南  作者:刘树生

 
 
 

 

    在豫西卢氏县南部边陲深山区209国道旁的老鹳河河谷里,有一个闻名遐迩的朱阳关古镇,因其北达卢氏县城,西通陕南,南及湖北的襄樊,地处鄂豫陕三省交通的咽喉要道,是卢氏县的南大门,古为兵家必争之地,故赐名为

   朱阳关的出名还源于它曾经是河南省政府的行宫,在那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岁月里,由于日寇侵吞了中原,当时的河南省政府和省直机关逼迫从省城开封溃退至有河南小西藏之称的卢氏县,偏安于这深山南隅的沟谷小镇,虽显其无奈与无能,但仍彰显了它的苟安与图存。也就在那时,这古老闭塞的街镇才有了第一条与卢氏县城相通的山区公路。现朱阳关老街东头的翟家大院里仍保留有国民政府报社的旧址。

   而更使朱阳关出彩的是距该镇西五华里的杜店村,杜店村以其著名的古老文明传承被河南省列为首批传统村落,并成为豫西南伏牛山旅游链条中朱阳关景区的特色亮点。

   我与杜店村结缘要追溯到本世纪初的2000年,那年,我作为河南省三个代表工作队的首批成员,奉命进驻朱阳关乡(当时乡建制尚未改镇)。该乡领导在向我们介绍乡情时特别说到了引以为豪的杜店村,他说,据考证,朱阳关一带早在四五千年以前就有人类活动的痕迹,此处村落最早出现在杜店村。早年间,杜店曾是三省间交通的重要驿站和繁华的古镇,杜店因街市上店铺林立而名。之后,随着时间的推移,村镇逐渐向东发展,朱阳关街才得以出现,古镇杜店的地位才被之后出现的朱阳关街所替代,先有店,后有关,反映了朱阳关一带村镇的渐进发展过程。杜店村现存明清建筑九处,民国建筑七处,建国时期建筑五十七处,院落古朴,胡同幽深,嵌字雕图的各式住宅和石碑石匾石具等,琳琅满目,各具特色,打下不同时代的实物印记是那古老村镇的有力佐证。又说,民间流传的另一种说法是杜店原名垛店,由社戏抬垛演变而来。但不管哪种说法都足以证明杜店早年就是当地的经济文化中心,是朱阳关古民间文化的福祉,他建议我们闲暇时前去看看。

     乡领导关于杜店村介绍的话语深深地吸引了我,我素有猎奇探险之习惯,于是,我选择了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在村干部的带领下,慕名前往古镇杜店考察。果然名不虚传,走进该村,几处古色古香、风格奇特的房屋古建筑顿现眼前,特别是位于村北口的那座红砖木顶,门楣牌匾上嵌镶着已锈迹斑斑的观音阁三个大字的过街楼,更吸引了我的眼球。过街楼分上下两层,一层是过街的门洞 ,顶呈园拱型,高盈丈,宽约丈余,门洞是仅容一人一马蜷缩身子方能进出的过街甬道,这里曾经是在那兵荒马乱的年代里当局为方便勘验路条,严查过往路人身份而设的关卡。

我望着这小巧狭窄的门洞,顿生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感慨。门洞的上方矗立着一方型楼阁,灰瓦翘脊,飞檐斗拱,煞是壮观。阁楼其实是一个无名神庙,听村人说虽然其年代久远,但庙神仍非常灵验,平日里还常有人上香祈祷保佑平安。在门楼的一侧嵌着乾隆五十八年七月十五日《重修过街楼》的碑匾。上边的繁体字迹依然清晰可辨。据说,在战乱频仍的年代里,这兵家必争的重要关卡曾几遭涂炭,几度修复。但在和平年代里,这里又人气聚集,逐渐形成集市,南来北往的商贾也纷纷云集这里,村落的集市经济逐渐繁华,在碑刻里,就生动记载着这里曾经的繁荣与昌盛。

   穿过过街楼,在另一个用青石铺就的巷道民房山墙旁,我发现了一口上面刻着乾隆三十九年字迹旳长条石槽。村干部说那是过去东南西北的商人,进入该店住宿时,供随身骡马喂养粮草而用的料槽。在小巷的右侧,竖立着一所灰砖墙夹嵌木门框结构的大门楼,门楣上的木质牌匾镶嵌着如见大宾四繁体大字,所用木料细致缜密,名贵稀缺,门下那规正的方形石雕门蹲再现了当年屋主人的高贵与荣耀。这古朴厚重的门楼诉说了杜店街市曾经的繁荣与沧桑。

 杜店村的另一大特色是这里还是一个石筑的王国,因村子濒临著名的卢氏县内第二条大河老鹳河,旧时洪水频生,石源极其丰富。村民在长期的生产劳动中积累了丰富的石砌经验,村里的所有街道上全是青石铺路,所有房屋都是石筑墙壁,但所用石头也并不大,而石头缝隙间并无任何填充物粘合,但数丈长,丈余高齐齐整整的墙壁,虽然历经百年风雨却没有一点歪倾,实在是令人惊叹。因之村里古有无石不筑墙,有石才盖房的俗谚。

    在村中间的一所四合院式的房子里还藏着一个鲜为人知的故事,那是我国著名文学家翻译家曹靖华父亲曹植甫老人的故居。曹靖华曾经的那位30多岁的童养媳妇,是这所院里的第三代主人。现在整个大院上下房屋保存完好,大院中间有一口辘轳古井,亦是当初的摸样。据说,曹靖华的父亲曹植甫曾在这里教过学,曹靖华也在这儿读过启蒙。早年间,曹靖华父母遵媒妁之言,强行要乡邻的一刘姓宝慧姑娘与儿子成亲,那姑娘虽然落落大方,聪灵贤惠,勤劳朴实,但刚刚县立高小毕业年气方刚的曹靖华,鸿鹄之志在成胸,岂肯蜷缩于茅屋之下,新婚之夜他就告知宝慧他要外出求学的决心,求她不要再等了。于是他趁人不备之机逃出洞房,并于1917年腊月考入开封省立第二中学。然而 24岁芳龄痴情的宝慧却姑娘并未离去,而是一直孤守空房,把青春交付于孤寂的磨道和纺棉花车旁,这成了曹植甫老先生的一桩心事。数年后,曹父收到儿子说他在外已有了意中人的来信,曹老十分懊悔当初的举动。他见宝慧这十多年在家里吃尽了孤寡的苦头,心里很是过意不去,但是如果不把实情告诉宝慧,那就更对不住她了。于是就把她认作义女,动情地对宝慧说:我虽有几个女儿,但你也是我最亲的女儿,你如今已三十多岁了,给你寻个好家,我就是死了也要对得起我的亲家,也能瞑目了。宝慧听后先是痛哭流涕,而后低头不语,但经多次劝说后,她终于想通了。于是,曹父就把宝慧嫁给了本村的一个大户邹姓人家。

结婚那天,曹植甫像对待自己亲闺女一样,除了她娘家原来陪送的嫁妆外,又添置了当时全套乡间时兴的嫁妆,并穿戴整齐,亲自把儿媳当作闺女送给了邹家。宝慧到邹家后生儿育女,幸福安康,把在曹家学会的治疗眼疾和小儿科的医术用来为乡邻治病,声誉颇好。从此,曹邹两家成了亲戚,经常走动,关系十分密切。 

岁月悠悠, 曹靖华当年从洞房出逃后到省城读书,积极投身于学生运动,而后两度赴苏联留学并任教,与鲁迅和瞿秋白建立了深厚的友谊,鲁迅先生还为曹父撰写了教泽碑文。家乡人为纪念曹植甫的教书育人功绩,于1985年的第一个教师节期间,在其故园建立的了尊师亭教泽碑,曹靖华为此专程回归故里参加了揭牌仪式,并特地到杜店瞻仰了曹父的故居,他深情地抚摸着观音阁那既熟悉又陌生的墙壁,激动地流下了眼泪。他在对家乡人的讲话中,深切地感谢家父老的深情厚爱和对古文物的保护,他说,古文物是人类的宝贵财富,不但要保护好还要推广开来,把它介绍给世人,要让它产生巨大的社会效益。

    后来,我又曾多次到杜店村参观访问,而每到杜店,古镇那巍然屹立的古老楼阁、幽深古朴的巷径院落、规整的石墙石屋和那深藏在人们心里的纯洁动人故事,都会给我心灵以强烈的震撼。古老的杜店镇仿佛又重现了曾经的繁华,绽放出嫩绿的新芽。然而如今的杜店村再也不是过去那偏僻闭塞的山村,而成了山淅高速公路上的一颗璀彩的明珠,成为汇集八方游客的游览胜地,重现生机的古镇杜店迎来了一个发展的新机遇,杜店的将来一定会越来越好! 

 

 

 
  热门·推荐    
全国政协十三届常委会第三次会议举行全体会议 汪洋出席
全国政协十三届常委会第三
8月21日,政协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三次会议在北京...
· 西安市纪委通报5起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
· 原大连市常务副市长曹爱华犯贪污受贿罪被判
· 全国政协十三届常委会第三次会议举行全体会
· 习近平眼中的新闻舆论工作
· 生态环境部挂牌督办26家重点排污单位
· 台上畅言廉政台下狂捞百万 儋州国土局“戏
  点击·排行    
家长滥用消毒剂抗生素会破坏儿童免疫力
公安部整治“机动车不礼让斑马线”
侯金诚申诉一案还要等多久?
河南替考案75人被党政纪处理 多名教师被
侯金诚的冤案何时能昭雪?
陕西汉阴金凤缘商贸有限公司为何如此胆大妄
网曝国家级贫困县一村主任圈地60亩建庄园
贵州天蕴酒业 武则天
河南封丘黄德镇违规占地
老板蒙冤10年被判无罪申请近7千万国家赔
  热门·图文    
 
家长滥用消毒剂抗生素会破坏儿童
公安部整治“机动车不礼让斑马线
陕西汉阴金凤缘商贸有限公司为何
网曝国家级贫困县一村主任圈地6
 
  投票·调查    
你是从哪里知道本网站的?
  • 网友介绍的
  • 百度搜索的
  • Google搜索的
  • 其它搜索过来的
  • 网址输错了进来的
  • 太忙了不记得了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人员查询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中西部法制杂志社 www.zxbfzttv.com 电子信箱:zxbfzw@126.com主管; 中国大江传媒集团 版權所有:中西部法制 不得複製或轉載 reproduced in any form without the prior permittion 京ICP备17018691号